顾来征战

。。。。。嗯哼

逗比非我意,只因身不由己罢【大二大,龚大吧】

     要中考了,可能七月之前我都不会更了,在此先跟关注我的说一下_(:_」∠)_

     纤云出现了,开心(∩_∩)

    cp不太确定,大概是大二和龚大吧……_(:_」∠)_

    印飞星就是邢飞殷,龚常胜即是晟怅珙_(:_」∠)_233333

    
   纯属脑坑,人物可能ooc_(:_」∠)_

     众所周知,东方纤云是主角。

   因为他是穿越的。

    那为什么印飞星是重生的却不是主角呢?

   因为东方纤云穿的是书啊,印飞星重生的还是那本书,那么……谁才是主角呢?

   龚常胜天赋过人,是个龙傲天,也有可能是主角呢

   东方芙穹岂不是更厉害?

  不不,最近流行升级流,起点太高不太可能是主角。

  况且,这么一说陆夫人岂不是更流弊?不需要任何法器,只需要一张嘴,就能杀便全天下。

  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巧合又是那么复杂,说不定,冥冥之中注定的呢……

   东方纤云在现代时,一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,一头黑色碎发更显帅气,迷倒众多万千女性。周身却没有女性接触
她们只远观,而不亵玩焉

    为何?

    因为他的母亲,他的妹妹都去世了……不仅如此,他的三任女朋友都会因各种原因而离开,甚至还有一个失踪,他被请到警察局做了会儿,又无罪释放。

    东方纤云天生运气好,即使是单翼天使,女人“杀手”,他仍然让成阳光的性格。

   让他如此的,是一位邢飞殷的白化病的少年。至于为什么相见,其实是一个活动罢了。

  现如今许多关爱残疾人,艾滋病人白化病之类的活动,东方纤云孤独,便参加了。

   所有,也算是一种缘分。

    邢飞殷经常炸毛 ,嘴上说着多讨厌东方纤云,却从不会阻止他进入他的病房。

    邢飞殷天生脾气不好,生气就会乱扔东西,好几次东方纤云都被砸到了,那头破血流真是无法直视。

   邢飞殷不是天生爱笑的,但他每次见到东方纤云,他那如死人般的脸就会变得丰富多彩。

   虽说邢飞殷让东方纤云很头疼,但起码东方纤云不孤独了,东方纤云把邢飞殷当弟弟看的。

    天上无不散的宴席,邢飞殷终究是去了。他去的很安详,只是紧握着东方纤云的手,去之前他估计也知自己大至已到,对他说:“东方纤云,其实我是重生的,上一世我也是在这一家医院,在你决定照顾我之前有一个人比你更早,上一世他害我,这一世我远离他。还好遇见了你,虽然你也很讨厌。”

   语气如平常一样就连最后一句别扭的话也显得很傲娇,很小孩子气。

  东方纤云一脸严肃,握着他的手没说话。

一会儿,邢飞殷又转到其他轻松的话题,东方纤云僵硬的表情稍微缓和。

  那天,他们聊了很多,直到最后两人都不说话,直到对方的手变得冰凉。

   自此,东方纤云每周都会到墓园,拿着几朵花,默默地放在那座墓前,就这样静静地,时不时想到什么而微笑。

  
     东方芙穹是东方纤云的竞争对手,他们都有一座公司,都是公司的大boss,只是东方纤云总体偏弱。他们也是不知道表到哪去的亲戚。

   虽然他们两并不会觉得。他们唯一的接触是个金发的外国人。

   东方芙穹的小师弟叫晟怅珙,也是玩得一手好金融。

  一次意外

    纤云公司破产了,但他想再打拼。这路上艰辛,固然有几次连饭都吃不了,睡都没地方睡。

   东方纤云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碰壁,他落寞地坐在大街旁,刚刚不小心摔进土了,全身脏兮兮的,他还得想办法弄干净,更加心塞

   所谓,在困难的时候有只手伸出来的都是天使

  东方纤云遇见了,晟怅珙,英文名记不住 。

   “你……好,请问,你遇到……昆难了吗?”那外国人发音并不标准,却能明白他想帮助人的心

  东方纤云理所当然接受了,在他的帮助下,他的公司重新开张。两人也成了友人。

  “你……比我大,我……要叫你哥哥”

   “……可以”

  “嗯……你叫纤云,纤细是瘦,小的意思,所有,叫,小云,哥哥”

  “……”晟怅珙,你中文学的……好……好……阿……

东方纤云终究没有阻止他这个肉麻的称呼。

   东方纤云的秘书是个小说控,自从她知道总裁其实外冷内热后就跟东方纤云推荐小说。

 
东方纤云以为读书大有所益,虽书不受人之闻,涉猎(粗略的阅读)可曾学识也。

  虽然最后三观略碎,但不得不说东方纤云是个正常人他对种马小说有一点的兴趣,概无女友之缘吧

  后来,他就穿越了。见到了印飞星,见到了龚常胜。

  “你就是新来的弟子印飞星?脸上虽面无表情,心中却震惊无比

   幼时,在集市,一抹金色身影勾起记忆,他走了过去,伸出手,带他回家。

    “你想护师弟周全?”
  
    因为曾经我做不到。

   “你想护师傅周全?”

   因为她是我师傅。

   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 我想换一种自己。

  众人皆清唯我不明。

  龚常胜,晟怅珙,上一世亏欠你许多,这一世,滴水之恩尽力回报,再做一次知己好友罢。

  印飞星,邢飞殷,小孩子总是打打杀杀的可不好,还是以前乖点,这一世,我仍会护你。

评论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