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来征战

。。。。。嗯哼

如果李纤云没有代替印飞星【二大二吧】完结!

   没错,这就是之前的坑,我终于快填完了!!!普天同庆!!毕竟有些短,感情戏有些仓促。

   纤云是前世的纤云,加了一些现世纤云的一些性格。飞星是第二世刚开始没多久的飞星。

    更我会在原来的基础上更。。。因为懒得再新开一个。。。

   

印飞星有第二世前期的记忆,东方纤云嘛……

在原来的基础上更完它!

    东方纤云,李纤云,究竟哪个是他呢?

    印飞星,东方飞星?

    混沌之中,有道虚缈的声音:“你们如今这样倒是我的过失,既然如此,那便换回来罢”

     待在睁眼,日复一日的晴天,万里无云。印飞星看向四周,这……竟然是逍遥门。他现在是打坐的姿势。

    他站了起身,到处走了走。
  
    突然,一逍遥门弟子向他打招呼喊:“大师兄好。”

   他愕然,抓住那弟子,质问:“你刚刚喊我什么?!”

    那弟子一脸茫然,难道他说错什么了“大师兄啊”

    印飞星放开了他,看向自己的手,又突然飞奔走了。那弟子咕嚷道:“今天大师兄怎么了?”
 
     他跑到后山,那里有一口湖,他看着湖上的倒影久久没反应过来,我还是我,只是我成了逍遥门大师兄。这不是我的心愿吗?为什么,心中始终有些空落落的。

   对了,东方纤云去哪了?

  他又奔回去,随手抓住一个人问,东方纤云在哪里?
那人一脸懵逼:“回大师兄,东方纤云是谁啊,只有李纤云一人啊”

    “他在哪?”“陪着三师姐吧”

      他打开房门,见两人在玩棋子。两人见到他都很愕然:“大师兄?”

     他有些恍然,熟悉的眉眼,琥珀色的双瞳还是他,只不过他成了他的二师弟。

   这,是梦吗?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,疼,再加上心中复杂的情感,留下了两滴清泪。

    无视两人一脸大师兄你今天没吃药吗的表情,也阻止不了印飞星愉悦的心情。

    两人看印飞星只是站在那,没说什么,便继续下棋了

    印飞星看着一脸沉思的东方纤云,内心有些复杂。。。

     时隔几月,发生了些小事,比如下山游玩时,飞星多瞥了两眼逍遥星河手里的糖葫芦,不一会儿,也有人给了他一根。

哼,我才没有想吃那么幼稚的东西呢。嘴上是这么说的,结果。。。。

  “大师兄,你嘴边都是糖渣”星河满脸糖渣一脸嫌弃地看着飞星。
  飞星:“。。。。。” 
  这件小插曲就这么在飞星脸红炸毛而过。
    
    几日后,便是内门弟子下山试炼之日。作为大师兄的印飞星自然是领头人。不过,这领头人可不这么好当,首先,你得接受师叔冗长的训话。听得印飞星第一次觉得大师兄这个职务如此麻烦。最后结束时,师叔让印飞星把李纤云叫进来,印飞星的心猛然一跳,把头低下掩盖住了不自然的深色 ,顺从的道了声是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 上一世上上世……师叔并没有临去前找我……

      印飞星越想脸色越不好,但他还是把这消息告诉了李纤云。李纤云闻后,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了。又问印飞星:“大师兄,是师叔训你话了吗?”印飞星一愣,还没理解他的意思。李纤云又道:“师叔只是刀子嘴豆腐心,训话是为了你好,也并不是说你做的不好。”李纤云全程表情没什么变化,但言语中暗含的关心却很明显。

  待他讲完他便离开了。而印飞星在那抱着难以言喻的情感在那思考琢磨。大概是……被讨厌的人关心了,心里不觉得厌恶还有些小高兴是怎么回事"(ºДº*),我是不是脑子有坑?他对我这么好是为了图什么?难道因为我是大师兄?能不能不要一本正经说些暖男说的话!我的内心有些小复杂小混乱,小懵逼是怎么回事。诸如此类的想法。

     不久便又要下山了,不过不是玩耍而是历练。因为每个人分配的任务不同,所在地点也不同,每人有几张通讯符,李纤云还没走多久就收到星河的消息。 
  “有三个炼气期穿黑衣的人攻击我,大师兄二师兄救命啊你们要小心“

     李纤云立马御剑而过去,他离星河的地方很近,不过一息便到了。他冷着脸,持剑而上,同时抵住三人的攻击。击倒三人片刻间,李纤云抱起星河迅速退到十尺外,下了个金钟罩的符又给了她几张日行千里方便他逃跑,并嘱咐她在这告诉东方飞星带筑基期的人来,并在这等到东方飞星来救场。 

      “二师兄你呢“星河声音略带哭腔。  “没事”说完便向刚从地上爬起的三人攻去。三名刺客大概炼气期七层左右,然而李纤云才练气六层,好在他有卓越的剑道天赋,即使一对三也绰绰有余。

    不料,刺客下了蒙汗药(修仙界有这一茬吗。。。)未等三师妹提醒,李纤云就中招了。虽然是凡人的药物只有一瞬的作用,但在战斗时这一刻足够致命了,他尽力往右闪身体反应不过来,被刺穿了左肩。另一个刺客又刺穿了他的胸口,瞬间咳出了一口血。鲜血染红了他的衣,污了他的脸庞。

      他没有理会胸口的剑,把手种剑一挥,砍向面前那人。估计是刺客们没料想到重伤的人还能有如此迅猛的速度,一眨眼,那人尸首已分家。剩下二人吓得退后两步,互相看了一眼又杀上来。

     李纤云无奈被逼得节节而退,又被敌人所伤。此时他整个人都像刚从血池而出。双手撑着剑站稳,手没有颤抖,刺客这次是真被唬得不敢上来。

    须臾,李纤云倒下了不省人事。而那两刺客刚想动手就被人从身后杀了。

 当飞星赶到看到伤痕累累的李纤云血液突然变得冰冷,直到旁边的师叔冲入战场才回过神把李纤云止血带回逍遥门。他从没见到如此狼狈的李纤云,如果他们在来晚一步,这个世界便不再存在李纤云或东方纤云。他无法想象,如果他的世界没有李纤云或东方纤云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  此次东方纤云因祸得福,修为一跃,变成练气八层,竟然比大师兄东方飞星还高,门派上下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 “。。。。逍遥门?”李纤云睁开了眼。“哇二师兄”三师妹哇的一下哭了出来。“没事”他半靠床安慰地摸摸星河。“没事?!难道你是想死了才算有?”东方飞星逼向李纤云,眼中的怒气仿佛能化为实质。

      李纤云看着他的眼,微愣,突然常年冷静面瘫的脸此时如冰山融化春暖花开般,令人惊艳且着迷。李纤云伸出手,本来是想拍飞星的头的,又想起他大师兄的身份欲收回,飞星握住那只手往自己头上放“。。允许你破例一次”飞星低着头不想让纤云看到自己红到耳朵的脸。“好,保护你们是我的义务。”

 刚入门时,李纤云最年长便时常照顾他们,即使现在他们已经成了少年少女,对他们的关心却不变。

   无论前世还是现世。是你的终究是你的,即使你再怎么推脱。李纤云的手像他的心一样温暖。

    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,星河看到大师兄和二师兄如此融洽的场景,感觉自己被冷落了,飞扑到李纤云床边“二师兄我以后嫁给你好吗。”

    两人:“……”
 

   “不行!”东方飞星立马插入两人中间,一脸严肃地对三师妹说教:“balablabla”

     李纤云就这么笑着看着两个活宝在争辩,眼角带笑,俊美如画。

     岁月静好

    如今他们都已经及冠,上一世的悲剧却再次重演。原本,上一世玄铭宗要星河不成改要印飞星,这一世,他们不要星河要李纤云。一开始师叔告诉东方飞星时,他是坚定的否决,拒绝把李纤云交给玄铭宗。但大宗对小宗的压力下,迫不得已,故作把李纤云敢出师门,再偷偷让东方飞星跟上。但东方飞星一出宗门就被缠住,是一个黑衣人。虽然修为不高,但打法刁钻古怪,太缠,无法摆脱。以至于等他赶到李纤云那时,亲眼看着他人把李纤云的灵根废除,退下悬崖,他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。

    东方飞星无法忘记,那双充满着复杂情绪的眼神。李纤云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,被打的伤痕累累也没变了脸色。只有东方飞星冲出来的那一瞬间,惊愕,伤感,最后化成虚无……

  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

    李纤云掉入了悬崖。易相逢所在的悬崖。

    东方飞星失魂落魄地回到宗门,那个傲娇易炸毛的大师兄不在了,他变得不喜言笑。

   一日,东方飞星到那悬崖边,静等几日。两个身影冲出悬崖,正是李纤云与易相逢。

   东方飞星走进,欲靠近李纤云,李纤云面无表情道:“吾乃百媚教弟子,乃魔教子弟。”

    东方飞星不语,也没停,等走近他,一把抱住了他。头埋在他胸前。易相逢本想出口询问,看到两人难以言喻的气氛,乖乖的闭上嘴当了个吉祥物。

    李纤云冷着的脸不由软化,回抱住他。

    后来的后来,两人最终还是在一起了。至于谁攻谁受这问题嘛,床上便知晓╮(╯▽╰)╭。

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

评论(11)

热度(51)